美漫粗拙,日漫絮叨,最让人着迷还是法漫

作者:澳门金沙娱乐手机版 来源:金沙手机版官网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7日

[摘要]有些“时代错谬”显然是刻意经营的手法,雅克·马丁及其后继者们想要产生一种历史学考据癖的漫画书,让各种古代文明曾有的壮观景象经由主人公的漫游而串联起来。

就读书人的趣味来说,看漫画书也算得上是好玩的一种消遣。不过,爱读哪种类型的漫画,倒是见仁见智的事情。有人喜欢看美国以肌肉超人或“Bad Girl”为主角的Comix,那些靠超能力天天拯救世界的画本多为小十六开大小,薄薄一册,长年连载发行,在漫画书店经常是摆得密密麻麻,随你挑选。我个人觉得,早期的“美漫”颇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街头小摊卖的那种洋画片,线条粗拙,用色是大红大绿,艺术品位不高。后来则兼用电脑绘图上色,变化虽多,却依然缺乏艺术感。尤其是我本人缺乏从小培养的爱好,实在弄不清楚那么些超级英雄(还有变形金刚)是怎么区分的,翻看起来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题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人出过超级英雄的百科全书。后来漫威公司也有他们自己的超人手册,数下来不下千位正派而又彪悍的主人公。

至于日本的Manga,我只能接受其中的一小部分讲求精细绘饰的作品,但日式漫画的情节往往带有过多功能性的特征(励志、抚慰、教育、娱乐),且絮叨不休,易令人产生倦意;而且大多属于黑白制图,显然也是一种多产多销的消费品。“日漫”在中国一直有很大的市场,无须我再多加鼓吹;“美漫”由于影视工业的渗入,目前国内也有大批青年爱好者。然而,真正令我觉得着迷的“法漫”却一直没在中文世界形成很大的影响。

所谓“法漫”,指的是法语世界的La Bande Dessinée(意即“装订成册的图画”,缩写为BD)。早期代表人物有创作《丁丁历险记》(以下简称《丁丁》)的埃尔热这样的比利时人,我们牢记大侦探波洛每次被误认为法国人时的恼火,也必须强调“法漫”并非只是法国的漫画了,毕竟讲法语的比利时才是真正的“法漫”大国。“法漫”大都是彩绘本,但它比“美漫”更注意整体效果和局部色彩的协调,一般是相邻几页有一个基本的色调,逐渐变换。这也决定了场景的节奏如同戏剧舞台的分幕一样,考验着整体故事的结构布局。埃尔热早期创作的《丁丁》是黑白制图,后来陆续修补改版成页面阔大的彩图。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引进的黑白图本,却并非重视初刊本,实是将彩图版又改回去的。周克希先生翻译过BD本的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上册,曾有读者凭感觉便说出自《丁丁》作者之手,虽然荒唐,却也算注意到其相似的风格。

以成年人的眼光看《丁丁》,我觉得更为吸引人的,是《法老的雪茄》《奥托卡王的权杖》《太阳神的囚徒》这几部。彩图版大开本有一个优长,在于从细节上展示历险者身边的一切环境。这令我们想起法语文学传统中巴尔扎克所追求的那种“具体事物的符号学”。根据今天公布的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埃尔热如何搜集绘图所需要的素材,《蓝莲花》中所有的中文不仅有意义,而且还有历史文化背景和反帝国主义侵略的意味,这自然要得益于埃尔热的中国朋友张充仁。《奥托卡王的权杖》虽然是杜撰了一个西尔达维亚国家,但描述此国建邦历史时却丝毫没有粗制滥造,那幅根据莫卧儿王朝细密画而创作的大图实在具有强烈的效果。

《丁丁》的这种风格叫作“图解式”(Schématic Style),注重明晰的线条(Ligne Claire)和复杂细致的景物描绘,这与十九世纪以来欧洲的各种漫画刊物不无关系,尤其是与法国出版的《小日报》(Le Petit Journal)、《小画报》(Le Petit Illustré)、《小法兰西画报》(Le Petit Fran.ais illustré)等石印彩图印刷物有密切的因缘。至于企图在漫画书中再现古代名物之光辉,让故事人物在真实可感的历史环境中展开活动,必然对于核心故事的周遭事物要有一种充分的好奇心和注意力。《法老的雪茄》便借用了大量埃及学的经典图绘,法语世界的读者们显然喜爱这种态度,我们至少可以把这个传统追溯到拿破仑埃及远征军中所诞生的那部系列名物画册《埃及图志》(Description de l'égypte,第一版共二十三册,问世于一八○九至一八一八年;第二版共三十七册,问世于一八二一至一八二六年)。

美漫粗拙,日漫絮叨,最让人着迷还是法漫

Cori le Moussaillon第5集图

埃尔热的合作者们大多也跻身“法漫”名家之列,比如《巴莱利》(Barelli)和《航海少年柯里》 (Cori Le Moussaillon)的作者鲍勃·德穆尔(Bob de Moor,1925-1992)、《津野洋子》(香港版中译本题为《海羽传奇》)的作者罗杰·勒卢(Roger Leloup,1933- ),以及格莱格(Greg,1931-1999)等人。甚至《蓝莲花》的合作者张充仁在回国后所教过的学生中,也出现了好几位连环画名家。我特别喜爱的是《航海少年柯里》这部漫画,描述十六世纪末期西班牙、不列颠两国的海上争霸故事。德穆尔善于描绘古代船只,在编写脚本方面也能够创造出引人入胜的故事。

美漫粗拙,日漫絮叨,最让人着迷还是法漫

Blake et Mortimer第5集大金字塔的秘密

风格上与《丁丁》最为接近的是《巴莱利》以及《布莱克与莫提摩历险记》(Les Aventures de Blake et Mortimer),后一部的作者是比利时人埃德加·雅各布斯(Edgard Félix Pierre Jacobs,1904-1987),他为《法老的雪茄》设计过舞台剧的布景,还参与过多部早期黑白版《丁丁》的彩图改版和《七个水晶球》的绘制工作,他热衷于“强迫”埃尔热去欣赏歌剧,被后者画成了《丁丁》中那个被称作“米兰夜莺”的女歌手。他所塑造的布莱克与莫提摩这一对友人分别是英国的科学家与军情五处的要员,漫画书围绕着他们的历险故事展开,早期故事是冷战时代的间谍战,后期则更多融入了科幻元素。即使这种题材,雅各布斯也忍不住想要提一提他喜欢的古埃及,系列中有分成两册的《大金字塔的秘密》,教主人公的谍战故事在满是古物的金字塔内部展开。

不过要是谈起“法漫”中的古物写生本领,更伟大的人物,是曾参与埃尔热《神秘的雪人》《红海鲨鱼》《绿宝石失窃案》等作品脚本写作和场景描绘的雅克·马丁(Jacques Martin,1921-2010)。他创作的《阿利斯》(Alix)是我认为最伟大的历史漫画。

(编辑:admin)
http://tomlucier.com/riman/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