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锦衣卫》陈柏言:带上使命感去造梦

作者:澳门金沙娱乐手机版 来源:金沙手机版官网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6日

《少年锦衣卫》陈柏言:带上使命感去造梦

网易娱乐11月1日报道 八月末,一个阳光午后,在北京卡通艺术博物馆二层“柏言映画”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中国动漫界的一位“实力咖”陈柏言。

在这个行业浸润闯荡了将近20年,经历过无数次的褒奖,陈柏言却和记者笑谈:在今年的新作《少年锦衣卫》开播后,他“遭遇”了粉丝寄刀片。

“当年我在动漫杂志做编辑的时候也收到过粮票、情书,但现在的年轻人更有个性,他们会用这种看起来可能很夸张的方式来与你沟通。其实寄来的除了刀片还有吃的,他们不过是想表达自己很喜欢这个人物,希望你也能重视他喜欢的人物,对他喜欢的人物好一点。”

作为中国第一代动漫人,陈柏言曾担任央视动画系列片《围棋少年》、《小卓玛》的美术设计,由他执笔的《甄缳传》、《宫》系列画册更是红极一时。他也曾做过漫画工作室,游戏公司,创立过设计品牌,开过衍生品实体店,几乎涉足过这个行业里的各个领域,如今才落脚于国产原创动画的制作。

2014年《绣春刀》上映,电影虽然没能获得亮眼的票房,但是“锦衣卫”的题材却让陈柏言一眼相中。当时他便和导演路阳商量做一部相关的动画剧集,谁知这么一做就做了两年多,为此他还创办了自己的动画公司“柏言映画”。

2017年,用心陈酿的《少年锦衣卫》一经上线便引发动漫迷们的热情关注,仅有13集的第一季收获了6亿的全网总播放量,超过70万的B站追番人数,被豆瓣网友打出了8.3的高分。有专业人士评论,不论是从画质还是剧情考量,《少锦》都可以称得上“国产3D动画的新标杆”。

然而对于这一切,陈柏言本人保持着冷静的态度。近年来不断有新闻扬言“国产动漫崛起”,他也不以为然,反问:“有哪部国漫作品真正走出国门,和好莱坞商业片,欧洲艺术电影及日本动漫一样,形成国际影响力了吗?”究竟什么样的作品能承担中国动漫崛起的使命,他有自己的思考。

漫画已经融入了90后00后的日常社交

《中国青年》:观察你的经历,会发现一个事业重心上的转折——以往你是漫画家,曾被媒体誉为国内唯美插画第一人,而今创业却是在做自己的动画公司,致力于打造中国动画的原创IP——从漫画到动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陈柏言:我出道比较早,在17、18岁那会儿已经享受过好像是成名的错觉。你知道在1997、1998年那时候,我作为《科普画王》、《少年漫画》那种著名的漫画杂志的明星作者和编辑,在北京展览馆办个签售会,也会有几千人排队,会出现有观众绕场馆一周等签名那种情况。后来上大学进入北京电影学院,也很容易接触到很多头部的电影导演。记得陆川第一次找我,就直接去到我住的出租屋里。那时,和王朔、海岩合作,把他们的作品改编成漫画绘本,只觉得是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加上周围人对动漫当时认知不是很深,所以也没有觉得是一件特别高大上的事。

我们可能赶上了中国漫画最好的时代,却也恰恰是它衰落的时代。一是当年国家对正版漫画的扶持力度不是很强,二是确实被日本盗版漫画冲击得也比较厉害,国内四大漫画刊物就这么相继没落了。所以你会发现中国动漫到了80后90后这一代曾经存在一个断档,因为当时杂志没有了,大家几乎没有什么载体去了解原创的漫画了。

中国变化太快了,我们用短短十多年走完了人家三四十年的路,所以中国并没有形成像日本那种成熟的漫画出版的产业链。视频流行开来,我们有了A站、B站等视频平台,优酷、爱奇艺等也纷纷加大了动漫领域的力度。进入到视频时代,我就很自然地从一个漫画人转型成了动画人。

《中国青年》:你说“中国动漫到了80后90后这一代出现过一个断档”,那么在90后00后的新一代重新关注到这个领域之后,是否产生了一些新的现象?

陈柏言:确实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新现象。首先,过去大家认为看漫画就看日本漫画,根本没有所谓“国漫”一说,像《漫友》杂志就是从资讯做起来的。但是现在,在B站上大家对国产动漫的关注度明显高过了日本动漫。第二,这两年从微博上火起来了一批漫画网红,比如“伟大的安妮”、“同道大叔”等等,相比传统漫画作者,他们更像是段子手。而在微信里,我们一言不合就斗图,表情包被广泛应用。微博微信里的大量传播让我们感到漫画已经成为当下社会日常社交的一种形式了。

《大护法》有点生不逢时

《中国青年》:这两年随着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的热映,关于“国产动漫崛起”的言论不绝于耳,你怎么看待这几部作品?

陈柏言:《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经过认真的创作并完成,在获得比较好的票房同时也让中国动漫得到了大家更多的关注,甚至开始走出国门,我认为都是很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就我个人而言,可能更想支持《大护法》这种并不算大片,但是具有艺术价值和作者个人思想性的电影。

《中国青年》:据说你还专程带着团队包场电影院,为《大护法》捧场呢。

陈柏言:是的。《大护法》强调的是成人世界的一种价值观,这是在多元化市场中产生的一个非常特殊的品类,如果这样的作品多一些,中国的动漫会多一些面貌。

就票房来看,《大护法》有点可惜了。它有点生不逢时,就像一首优美的诗歌,可能要等到文学巅峰的时候才更容易看到它的闪光点。如果再过几年,整个动漫市场再繁荣一些,大家对于这种风格的动漫有了一定的认可度,它能形成的影响力或许会比现在更大一点。

《中国青年》:你认为中国动漫真正崛起了吗?

陈柏言:有些概念都是有人去炒的。真正意义上的崛起应该是出现像美国迪斯尼、梦工厂这样全球知名的动画电影公司,或是像日本的吉卜力能培养出宫崎骏这样的大师,能够做出一批爆款,在国际上取得一定的票房和影响力,能够为推广本国文化起到作用。

目前来看,我们并没有动漫作品打入好莱坞、打入国际市场,或者拿到一些国际上的奖项。即使在国内,也没有哪部作品达到像《战狼2》这样能够让全民关注的影响力。

《中国青年》:你认为中国原创的动漫市场要崛起,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陈柏言:首先还是行业规则的问题,国内的动漫市场现在还是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

就像早年的互联网行业,几年前的手游行业一样,大家都认为自己能够做点事情,都以为自己能够做原创,这样就容易出现一种恶性竞争。

(编辑:admin)
http://tomlucier.com/shaonianmanhua/90.html